大家都在看

主页 > U屯生活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新书转载 妞书僮 >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新书转载 妞书僮

2020-06-10 来源:http://www.5788sun.com 660

~完蛋了~

在一片漆黑中瞥见那幢草屋的时候,海楼直觉地认定,上天还没有抛弃她。

那座草屋是黄老人的住处,他从汉阳被流放至此。然而,虽说是流放的罪人,他却不像犯了什幺滔天大罪,村里的人说起黄老人,总称他是罪人判书。

黄老人初到此地时,官衙里的大官小吏全都前往他的草屋问候请安,人们还想着这老人肯定有权有势。然而,这些衙吏每每在草屋前徘徊半晌,连鞋子也没脱便又打道回府,每日天刚亮便前往老人的住处问候,总要挨上他好一顿痛斥,看这情形,老人似乎不是流徙的罪人,而是归乡休养的判书大臣。若是仔细打听,便知老人在汉阳的权势非同小可。虽然不知道位高权重的两班是否都是这般习性,但黄老人的性格可不是一般的挑剔古怪。

起初,官府徵集前往黄老人家中干活的差役时,自告奋勇的人可是多不胜数。这幺个穷乡僻壤,只要做点零碎杂事就能赚钱的活儿,哪有人会推辞呢?但凡是在黄老人身边待过的人,都毫无例外地大摇其头。

性格刚硬倔强,动不动就毫无来由地大发雷霆不说,最令人感到疲惫的,是他无时无刻、如影随形的指责。若是晴空万里,他可以大肆痛骂天气太过晴朗;若是阴雨日子,他也能痛批天气太过阴暗。老人镇日不停地乱骂一气,让人彷彿脑袋瓜都要抽筋似地发疼,对他的臭脾气敬谢不敏的人,连他的草屋都不愿多看一眼。

海楼远远望着熄了灯的草屋,短暂地陷入苦恼中:到底是进去,还是不进去呢?虽然,藏身在树林中也能坚持一阵子,但终究不是冻死就是饿死,又或者就地被衙役逮住,白白送死。那幺,如果躲进那座草屋呢?

海楼盘算着最差的情况,同时看见了在远远的树林里,举着火把搜寻的衙役身影。没有余暇再磨蹭下去了,海楼观察了一下周围,就轻手轻脚地翻身越过矮墙。

不过一转眼,她已经快速穿过院子,进房藏身。

幸好,黄老人似乎已经就寝了,房中一片沉寂。

但她只拥有了片刻的寂静,在黑暗之中,一个人影似乎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扰动,坐了起来。唯恐对方会大叫出声,海楼连忙抢先堵住他的嘴,接着在他耳边用细微但果决的声音道:「爷爷,请您稍微安静一会儿。」

黄豔豔的火炬光晕接近,脚步声传进草屋的院子。事到如今,哪怕黄老人只是呻吟一声传出门外,自己大概都得束手无策地被捉走。

海楼恳切地哀求道:「爷爷,我是海楼啦。我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您就让我这样躲一会儿吧,行不行?」

窸窸窣窣。

在她说话的同时,脚步声也越来越接近。

海楼再也管不了三七二十一,伸手就用棉被将黄老人蒙头罩住。

这个举动显然让黄老人相当不满意,老人突然坐直了身子,大吃一惊的海楼连忙凑到黄老人身边,伸出食指靠在他的唇上。「嘘!」爷爷,拜託您了,求求您千万别出声啊。

海楼的手拚命地使劲,用力压住黄老人的嘴,下一刻,海楼的手被一股意想不到的力量捉住,不过一瞬,老人就反将海楼压制住。

「啊!」海楼发出一声短暂的惊呼。

说时迟那时快,老人迅速用手摀上海楼的嘴,悄声道:「嘘!」

***

  「完蛋了。」

  不过一眨眼工夫,两人的情势完全逆转,不知何时老人已经绕到海楼身后,将她的双臂都压制住。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动作怎幺这幺敏捷?海楼的脑中一片黑。

老人的嗓音越过她的肩头传来:「现在,我会鬆手把你放开。」

「……」

「那幺,你也要仔仔细细地交代清楚,让我明白现在到底是什幺状况,知道吗?」

海楼点点头,老人看到海楼点头的动作,这才将摀在她嘴上的手鬆开来。

呼,在黑暗中吐出一口长气的海楼,盯着门的方向低声道:「我也弄不清为什幺,就被衙役追捕了。」

「我明明说过,要你详细说清楚。」

「真的连细节都要跟您解释?不是有句话叫『同病相怜』吗?既然爷爷也是罪人,那幺,看了我的情况,就算我不说应该也能理解吧?」

「同病相怜?」

他语气的锐利让海楼歪了歪脑袋。从方才开始她就感觉到,老人的嗓音似乎与平时有些不同。

这位两班大人难不成吃错什幺药,竟回春了吗?声音怎幺听起来这幺年轻?不过几天前,她还用林子里採来的蕈菇给他做了顿饭,那蕈菇竟是灵丹妙药吗?看那菇长得色彩斑烂,她原先还以为是毒蘑菇,这幺看来,原来是不亚于山参的灵药啊!早知道就不该把它们扔进锅里煮,应该拿去市场卖个好价钱才是。

但现在这可不是重点。眼前无论用什幺手段,都得拉拢黄老人站在自己这一边才行。

沉默了好一会儿的海楼再次开口道:「我都知道。」

「你都知道?知道什幺?」

「我都明白,爷爷不也是受到委屈,才弃官归乡的吗?」

「我没什幺可委屈的。」

「不管怎幺说,您还得在这个寒碜的地方度过寒冬,您心中不知道有多愤怒啊。」

「就算如此,我也还不至于到与你同病相怜的地步。」

一字一句的反驳尖锐入耳,海楼不禁眨了眨眼。这位老人家可真不如想像中好对付啊。

「就算不是同病相怜,但您不也和我一样受到冤枉吗?」

「别再拐着弯说话了,直接说重点吧。所以,你到底想说什幺?」

「我是清白的。」

「凡是这样声称的罪人,可没见过一个真的一清二白的。」

「只要给我机会,我就能够向你证明我的清白,所以拜託了,一下下就好,让我在这里躲一会儿吧。」

「这幺做对我有什幺好处?」

「钱……」

虽然现在身无分文,但往后一定可以给您的。她心中正盘算着要这幺说,不管怎样,只要能将郑大叔偷走的钱找回来……

「在你看来,只要一点钱就可以收买我吗?」

对方决然的回答,让海楼万分失望地低下了头。啊,谣言说老人是因为收受贿赂被人揭发,这才过上流放的日子,难怪这点小钱一点也不为所动。人们总说「慾壑难填」,人果然拥有得越多,越是贪得无厌哪。

「怎幺?这幺快就放弃了?」

「没有。」

「没有什幺?」

「不管绞尽脑汁怎幺想,我手上根本没有可以拿来交易的筹码。」

「那就这样吧。」老人似乎顿失兴趣,吐出一句冷淡的回应。

一时间,海楼觉得自己全身的气力彷彿都从脚下流泻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蹤。

都结束了,她终究没有办法说服老人,一切就要在这里结束了。

老人很快就要放声高喊,表明逃跑的嫌犯躲在这里了,而她只能束手无策地被逮捕。

衙役在草屋外面徘徊不去的脚步声一步步进逼,勒紧海楼的颈项。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觉得下一刻衙役就会冲进房里,揪着她的头髮拖出去。

但是……大大出乎海楼意料,在黑暗中的老人依旧默不作声。

是因为青蓝色的月光太过冷冽吗?即便是在漆黑中,海楼彷彿也能感受到老人尖锐的眼神,她全身不自觉地一颤。

时间缓缓流逝,不发一语看着海楼的老人,不知道想起什幺,突然在书案前坐了下来。

「您在做什幺?」不停瞟着门外的海楼,畏缩地问道。

令她意外的是,老人竟然用颤抖的手握起毛笔,开始在白纸上写着什幺,片刻后,毫不迟疑地在纸上纵横来去的毛笔停止奔走。这时,红豔的火把与衙役也接近了房门口。

「押上手印吧。」老人把不知道写了什幺内容的纸张推到海楼面前。

「这是什幺?」

「这是我要的东西,帮你藏身的代价。」

「我不是已经告诉您了吗?我身无分文,根本没有东西可以给您。」

「我本来就是一个能够无中生有的人。」

「什幺?」

「反正就是这样。你要不就在这张纸上画押盖印,要不就用那双脚走出去自投罗网,非此即彼,选吧。」

「……」

「不愿意?那也无妨。」

老人的话声未落,那张在海楼眼前飘动的纸张「咻」地消失了蹤影。

「我、我答应您,我现在就盖。」

明晃晃的火炬不断在门外摇曳,海楼的视线集中在映照于门扉的黑影上,看也不看地在浓墨中将手染黑,印盖在纸上。

彷彿就在等候这一刻似的,门外立刻响起话声──

「老大爷!」

「……」

「老大爷!我们是从官府来的。」发现无人应门,询问的话声也提高了音量。

在黑暗中,老人站起了身,猛地一把拉开门,同时间,海楼立刻躲到门边,全身紧贴着墙角。

扑通扑通,她的心脏像是随时要爆炸般。

「深夜叨扰,深感抱歉。」门一开,衙役头儿立刻恭敬地低下头问候。

这些人毕竟并非有眼无珠。他们早已听闻,居住在此处的罪人不是泛泛之辈。若是寻常人家早就二话不说进屋翻找,不会去顾虑是否让满屋子尘土,此时却只是朝房中躬着腰。

「因为我们在追捕的犯人,似乎藏身在此处……咦?」衙役头儿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吃惊地瞠大眼。

他偷眼瞥视流放的罪人老者,但眼前这个人与他所听闻的模样大相逕庭。

隔着一扇门,藏身在墙边的海楼,也同样大吃一惊。她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名挺着腰,屹然端坐的男子。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新书转载  妞书僮

source: KBS

摇曳的火光,显现了男子的模样:如同画般鲜明的眼眉,坚毅的高挺鼻梁,琵琶琴弦般锋利的下颚线条,彷彿出自手艺卓绝的画师手中,一名俊美绝伦的男子映入海楼眼中。

男子一身俐落平整的青色长袍,显然是一位足以夺走任何女人芳心,气宇轩昂的翩翩君子。

如果只专注在男子身上,其实没什幺怪异之处,但是……不管怎幺看,眼前的男子都不是个衰迈老者,这才是问题所在。

就算是返老还童也有个限度,拥有神效的灵芝仙药也绝不可能将白髮老人变成风华正茂的青年男子……紧盯着男子的海楼,困惑得一张嘴开开阖阖。

「他是什幺人?」

本文摘自《亥时蜃楼:﹝卷一﹞ 星光乍现》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新书转载  妞书僮

《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亥时蜃楼》新书转载  妞书僮


在台畅销破10万册《云画的月光》作者最新爱情力作
韩国第一入口网站Naver连载排行Top1,超过5000万人次点阅
将于2019年改编成电视剧,由「太阳的后裔」製作公司执导!


一纸「我拥有你」的荒唐契约,他与她,命运的红线自此牵起,纠纠缠缠再难分…… ~韩国读者评价:「人物鲜明、情节丰富,没想到比《云画的月光》更好看!」~
海楼,美丽细緻,聪慧过人,拥有预见未来的奇特能力。
但如花朵般的少女,降临在她身上的命运却一点也不美,
先是失去父母,继而与她相依为命的大叔捅出大楼子,害她被迫逃亡,一时无路可逃,躲进某位隐退大人家……更精确地说,棉被里,
却在一阵慌乱中被拎出来,签下卖身契。
──不对,这位老大人怎变得如此年轻?他、他、他到底是谁……

李珦,未来王位继承人,俊美无俦,天资聪颖,
热中科学,更因此成立研究机构「蜃楼」,唯一的弱点是:路癡。
他出门视察民间乾旱,却迷失方向,幸好,靠着星象方位,找到故人居所,正休息之际,被窝里却突然摸进一个小东西,一拎出来,就见「他」威胁利诱全都来,狡黠又古灵的模样甚是……有趣。
决定了!在此休整期间,这小东西就是他的奴僕、解闷的玩具……

出版社:春光

作者:尹梨修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