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主页 > U屯生活 >六种时间观(下):「未来导向」的人更善于解决问题 >

六种时间观(下):「未来导向」的人更善于解决问题

2020-06-18 来源:http://www.5788sun.com 253

延伸阅读:六种时间观(上):你怎幺定义过去、现在和未来?

事实上,如果把正向心理学家主要倡导的「幸福人生」归纳成为几个字,那将会是——感恩过去、珍惜现在、展望未来。

什幺未来?

我的未来不是梦

两位作者发现,「未来导向」似乎有更多在效率上、收益上的好处。他们具有更良好的习惯,做事深思熟虑,执行能力高,是社会希望我们成为的那类人,也有上进心的人希望自己能成为的那类人。

「未来导向」的人还能更好的面对压力、更好的学业成绩、更準时的完成工作、更能从失败中获取经验、更善于理财、收入更高、更倾向于合作,甚至更有可能是环保主义者、利他主义者。

六种时间观(下):「未来导向」的人更善于解决问题 图片提供:4THINK

其中,最令我眼前一亮的特质,是「未来导向」的人更善于解决问题:

说白了,就是「未来导向」者会习惯性的、自然而然的先仔细思考下一步该做什幺,而不是一开始就横冲直撞。用丹尼尔.康纳曼(Daniel Kahneman)的话来说,这或许意味着「现在导向」者可能会完全依赖系统一思考,而「未来导向」者更有可能会动用系统二思考。

书中还提到另一个实验,把「未来导向」者和「现在导向」者放在创造力上做比较:

如果你的要求是天马行空的点子的话,那幺「享乐现在」者能在无压力的情况下,给你最疯狂的点子。但如果你要求的是把点子付诸于实践的话,那幺「未来导向」者会做得更出色。

总的来说,「未来导向」所带来的优势有许多,尤其是与工作、社会有关的优势。那幺,「未来导向」的分数是不是越高越好呢?非也,过度偏重于「未来导向」意味着看不见眼前的美好景象。他们总是想着如何用今天的一颗苹果来换取明天的两个苹果,用明天的两颗苹果来换取后天的四颗苹果,他们总是想着要为更好的未来而打拼,以致于很少会想到要自己去享受手中的苹果。

简单来说,「未来导向」者很可能就是这篇文章里提到的「劳碌奔波型」,在这文章里我们已经探讨过,无止尽的、劳碌奔波的追求未来目标无法获得真正的幸福。

而两位作者似乎也吸纳了正向心理学的教诲,他们认为,最理想的时间观如下:

有强烈的「积极过去」有适度的「未来导向」有适度的「享乐现在」弱的「消极过去」弱的「宿命现在」

怎样才算是适度?根据此书的英文版官网所显示,理想的时间观得分是这样的:

六种时间观(下):「未来导向」的人更善于解决问题 图片提供:4THINK

两位作者也在书中提出了可以增进「积极过去」、「享乐现在」和「未来导向」的方法,点击这里就可以看到。

最后,我们来谈谈六种时间观里,比较特殊的时间观——「超未来」时间观。

两位作者认为,「超未来导向」者与诸如「死后,灵魂会到某个地方去」「灵魂不死」的信念有关。与「未来导向」不同,「超未来导向」把未来寄託在死后的那个世界,而不是把未来寄託在活着的这个世界。可想而知,「超未来导向」者往往与宗教信仰挂钩,一个「超未来导向」的高分者会愿意频繁的地参加宗教仪式。

可惜的是,两位作者唯独对「超未来导向」所做的研究不够多,书中并没有罗列太多关于他们的描写。

在为数不多的描写里,最令人惊讶的是,「超未来导向」似乎也适合用来解释那些「自杀式爆炸恐怖分子」的行为(例如911事件里劫机的恐怖分子)——为什幺有人会愿意以死亡来作为代价来干这种事呢?

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自杀式爆炸」看起来都是十分不理性的,无论是回报、荣耀、金钱、成就什幺的,都无法在死亡后得到、感受到。

但是,如果一个人坚信「死后,灵魂会到某个地方去」,那幺他愿意成为这种「自杀式爆炸恐怖分子」就不那幺令人感到惊讶了,因为这些恐怖分子或许相信,他们死后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获得回报:

当然,「超未来导向」者变成恐怖分子,那在我们的社会还是比较罕见的,大多数的「超未来导向」者会更愿意相信,今天做了好事,虽然不会明天就获得回报,但却会让人们在死后上天堂。死后的世界,将会是每一个人的最终归属。

死亡,无法将我们永远分开。


如果你用不同的时间观来分析你身边的人,你会发现总有一两个时间观能说中某个人,这当然很好玩。但不要忘记,这只是众多了解人类心理的其中一种方式,多样性总是存在的,切勿以偏概全。

另外,随着年龄的不同,时间的流逝,生活经验的累积,一个人的时间观会有所变化。例如,大部分的孩子都是「享乐现在」的,中年人更可能是「未来导向」的,而老年人则更多是「过去导向」或「超未来导向」的。

你可能有注意到,我自己在时间观得分上,「未来导向」和「享乐现在」时间观的得分都蛮高、很接近,这不就有点自相矛盾了吗?不是说「享乐现在」很少考虑未来的事情,而「未来导向」难以注意现在吗?

其实两者并不完全相悖。例如,我的确会像「享乐现在」者般,有因为玩乐而无法自拔的时候,当我碰上了一款好游戏,我可能会停不下手,不顾后果(熬夜)。

但「未来导向」时间观也能让我意识到这些,并且打从心底的抗拒这样的自己,所以我会尽可能的避开这些「陷阱」——在我还没沉迷于下一个电子游戏时,我会尽量挑那些上瘾了也能很快通关的游戏,或不怎幺佔据时间的游戏,或挑一些比较有空的时间段才开始游戏。

另外,有些事情是可以很好的兼顾两种倾向的,例如,我能够从阅读和学习中获得乐趣,我享受认知提升带来的成就感,它们很好的解决了我在「享乐现在」和「未来」时间观的挣扎。

与朋友来一段深度对谈也有类似的感觉。

现在的所作所为,可以滋养你的未来。而未来的你回望过去,会感谢以前所累积的积极经验,这些经验会支持着你、推动着你。

有关「好」的一切,都只能从现在开始。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