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看

主页 > F生活史 >外心人曾雯妮遗爱人间:她等不到心‧却捐出肝肺肾眼 >

外心人曾雯妮遗爱人间:她等不到心‧却捐出肝肺肾眼

2020-06-28 来源:http://www.5788sun.com 312
外心人曾雯妮遗爱人间:她等不到心‧却捐出肝肺肾眼(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2日讯)25岁的曾雯妮是继外心女孩郑慧仪之后,第二名患上扩张型心肌病(Dilated Cardiomyopathy)的病患,在未找到合适的心脏进行移植以前,她仅能依赖心室辅助器维持生命。后来,比她迟入院的第三名外心妈妈陈颐袀也成功换心,而她却还没遇上“有心人”,但坚强的她一直都深信,她会是第三个奇蹟。无奈的是,在第三个奇蹟出现之前,曾雯妮却在10月7日中午12时15分因严重中风,被送入加护病房治疗后,最终因为脑死而宣告死亡。但是,她那短暂人生的心理转折和改变,与死后遗爱人间的伟大精神,却为无数读者带来深深的启发。年少叛逆常伤父母心自大马首个“外心女孩”郑慧仪在换心成功后,隔年8月,国家心脏中心又出现另一名“外心妈妈”曾雯妮,正在等待救命心脏,以获重生。《》曾是第一家与她进行专访的媒体,之后还做过多次跟进报导,最后一次访问是在今年的9月6日,意外成为最后一家採访她的媒体。来自霹雳州太平的她,坦言年少性格叛逆,爱流连夜店、抽烟、与父母顶撞,甚至早婚生子又离婚,种种的叛逆行径,让她与家人的关係陷入紧张中。不过,自2008年发病后,家人对她不离不弃,任职侍应生的母亲不辞辛劳一路陪伴她,让她感动不已。这场病虽然导致她失去了完整的心脏,但修补了她和家人的关係,她直言自己因祸得福。她说,过去的她脾气暴躁,看甚幺都不顺眼,经常顶撞父母,唸到中学四年级时更辍学离家,独自到外讨生活,无论家人如何规劝,她总是我行我素。当时,她的行为不只伤害了家人,也令家人日日为她操心难过。自从装上重达9公斤的“机器心脏”后,她一度不满身上这个有如行李箱的“累赘物”,频频闹情绪,甚至埋怨父母为甚幺要救她?就在她自暴自弃时,家人送来的关爱就像繁星点缀她乌云密布的世界,所有的灰心丧志一扫而空。自暴自弃家人不离弃儘管她无理取闹,但家人始终对她不离不弃,除了母亲天天留院照顾她,经常鼓励她要坚强外;爸爸及兄姐们也不时从外坡远赴吉隆坡探望她,陪着她。雯妮开始体会到家人的重要性,也学习珍惜家人对她的好。“现在回想起来,真的很后悔。怎幺当初都不理会家人的感受,处处要他们为我操心?有时候难得回家,还要跟他们吵架,从来就不懂得珍惜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雯妮与家人相处的最后时光,将成为家人最珍贵的回忆。《》与所有读者祝愿她一路走好。若前夫再娶盼照顾好儿子雯妮碍于健康问题,只能把5岁大的儿子汉伟交给前夫照顾。对于汉伟,她心怀愧疚,也希望前夫可以好好照顾孩子,孩子是她的牵挂,如今却成了她的遗愿。自责不能带儿去玩“如果我的前夫再娶,我希望他和妻子可以好好照顾汉伟,如果他做不到,请把孩子还给我,不然我不放过他。”雯妮曾经这幺对记者说过。过去,她对于自己常向儿子开空头支票的行为感到难过自责。“汉伟每次在电话里嚷着要我带他去玩。为了安抚他,我只能答应,但我的心一点也不好过。汉伟知道我住在医院,但是他对医院没有概念,所以他根本不知道我发生了甚幺事。”雯妮一直希望自己可以儘快好起来,以回馈父母的爱。她计划学一门手艺如裁缝,在病房内学习缝製百衲被,希望自己有一天在换心成功后,可以靠一技之长供养父母。她自知不能再像平常人般生活,所以在家挣钱,将是最好的办法。等不到心将我器官捐出去盼了两年多,雯妮私下也曾与母亲讨论过身后事。“我已告诉妈妈,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去,请将我身上所有的器官捐赠出去,再把我火化。若情况允许,请把我的骨灰撒入大海。”曾雯妮生前已填写器官捐赠卡成为器官捐赠者,她的家属已同意捐出其肺脏、眼角膜、肝脏及肾脏遗爱人间。不仅如此,雯妮的家人也深受她的影响,陆续登记成为器官捐赠者。如同雯妮之前所言:“其实,身体任何一个部位,无论眼角膜、甚至是气管,都可以捐出来救人。一个人在逝世后,或许可以救到数条人命,只要想到这,就觉得很有意义。”在这之前,曾雯妮清楚知道,心室辅助器只能维持两年,两年后若未遇到合适的心脏捐赠者,她或许没办法再活下去。惟乐观的她一直坚信,天无绝人之路,她相信世界上有好心人。“其实,等待的日子很难过,但我已学会坦然,为了活下去,反而要更勇敢地面对现在的情况。每一个转角总有希望,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乖乖听话,好好照顾自己。”在寻找合适心脏的当儿,雯妮只能靠心室辅助器(机器心脏)延续心跳。但是机器心脏的寿命仅有两年,如今已超出使用期限,但它还是能持续操作,在国内堪称首例。常致电慧仪讨教“外心”生活雯妮原来住着的病房,曾是郑慧仪住的病房,由于慧仪在此处健康地离开,雯妮与家人也都期望,慧仪这股好运气可以“带旺”雯妮,让雯妮也可以健康地步出这间病房。住慧仪病房盼沾好运无聊时,雯妮也会上网浏览由《》设立的“救救慧仪”的网站,看看全国支持者如何为慧仪打气,以及慧仪又是怎样渡过这个难关。她告诉自己,总有一天,她也一定可以像慧仪一样好起来。“刚安装心室辅助器时,机器给我带来很大的生活麻烦,我常常打电话给慧仪讨教,学习如何和机器一起生活。她告诉我,装上机器心脏后,身体会出现甚幺情况,上厕所时应该注意甚幺,睡觉时可以嚐试放多一个枕头在身边等。此外,她也常常说一些鼓励的话语安慰我。”她提到,她以前在报章上阅读到慧仪的经历时,只当一般故事来看,没想到这个故事情节竟会发生在她身上。现在慧仪不只是她的好朋友,更是她的精神支柱和健康顾问。慧仪:上週最后会面雯妮举止有异悲观国内首名成功进行心脏移植手术的“换心女孩”郑慧仪,刚于本月初返回国家心脏中心复诊时探望曾雯妮。当时,她已发现雯妮的言行举止有异,显然对病情悲观,直至她与父母于週一接到雯妮逝世的噩讯时,令她大受打击,而疼爱雯妮的郑父更是伤心难过。郑慧仪向《》指出,她于10月3日在家人陪同下,从峇株巴辖前往吉隆坡国家心脏中心复诊,并抽空探望曾雯妮。她声称,每个人都会清楚自己身体的变化,一旦任何地方出现状况,都会反映在个人表情上。“我与父母当时就发现雯妮的言性举止与往常不一样,虽然她脸上依然带着笑容,试图让我们安心,但她的笑容却很勉强。”郑父忍不住落泪“当我们与护士聊到打扮时,雯妮则说‘美丽又如何,若身体好不起来也没有用……’。她的身体显得有点虚弱,心态上好像有点要自我放弃了,我们都为她感到心疼。”慧仪说,雯妮很乐观,对自己的病情也抱有正面的态度,并说顺其自然。她透露,爸爸每次与雯妮会面时都会开解她,劝她不要放弃自己,毕竟活着就有希望。“爸爸听到雯妮离开的消息,差点忍不住落泪,我也吓坏了,没想到那次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慧仪也鼓励其他等待换心者不要放弃自己,坚持相信奇迹的出现,而换心人士的家人也不应放弃亲人,继续给予他们支持与鼓励。慧仪较早前遇车祸,目前仍在修养中,她声称,若天气变冷或下雨时,她的腿部会酸痛,只能坐着休息。痛苦但快乐点滴写在日记雯妮有写日记的习惯,过去她无论是到新加坡或柔佛工作,每到一个新地点,都会特别买一本新的日记簿记载异地的生活琐事。她在国家心脏中心的日子也不改写日记的习惯,把住院的心情记事统统写到一本叫作“痛苦但快乐”的日记簿内,包括从第一天安装心室辅助器、动手术的过程、谁来探望她、今日身体出现了甚幺状况、医生说了甚幺、今日的雯妮开心或是落泪等。雯妮说,在医院的日子,或许是她人生中流泪次数最多的时候,儘管受到等待换心的煎熬及治疗的痛苦,但生活也不失快乐。随着面子书风靡时代的来临,雯妮也开设了面子书专页。为了纪念机器心脏装置手术日,雯妮特地把此日期融入电邮名称([email protected])。她在个人简介中如此写道:“即使生命只剩下一分钟,也不要放弃,因为世界无比精彩”,一语道出了她对生命努力不懈的看法。肺肝不适合仅捐出肾眼国家心肺移植及人工心脏计划临床总监莫哈末依再尼指出,曾雯妮的肺部及肝脏并不适合捐出,只有她的肾脏及眼角膜适合捐出;肾脏已被送往士拉央医院,眼角膜则被送至吉隆坡中央医院,捐赠给有缘人。同身为曾雯妮主治医生的莫哈末依再尼指出,曾雯妮在数个月前,曾签署器官捐赠卡,希望捐出本身的器官。因此,在她于周一逝世后,院方在其家人同意下,欲为雯妮捐出肺部、肝脏、肾脏及眼角膜。“不过,院方发现,雯妮并不适合捐出肺部及肝脏,相信这与她之前安装机械心脏有关。她的肾脏已被送往士拉央医院,眼角膜则被送至吉隆坡中央医院。”他指出,儘管雯妮在心脏中心内等候了795天,天天盼望等到合适的心脏,唯希望皆落空;但她此次捐赠器官,遗爱人间,让其他人受益,她的离去绝对是值得的。他说,院方也非常感激雯妮家人的配合,完成她的心愿。他表示院方将以雯妮为荣,毕竟她住院以来,一直都是最好的病人。“雯妮在安装机械心脏两年多以来,都能与机械心脏互相配合,也没有出现任何排斥现象。”採访手记──唐秀丽她点燃生命光彩週一(11日)下午5时许,国家心脏中心公关拨电相告,指雯妮脑死(BrainDead)了。由于电话线路不好,我刚开始错把Brain Dead听成Went Back(回家),还连声祝贺,岂知后来再听清楚,才知道是脑死,我一时反应不过来。对方在挂掉电话前,还补上一句:“你应该是最后一个见过她的媒体。”那天是9月6日,我依约前往IJN,是为了访问全马首位置入迷你型人工心脏Heart MateII的病患占比里。当时,占比里的主治医生即IJN心肺移植及人工心脏计划临床总监莫哈末依再尼(Mohd Ezani)医生对我说,雯妮的病房与占比里毗邻,两人都在使用人工心脏,“虽然雯妮用的是9公斤重的传统人工心脏,但是她的病情趋向稳定,因此院方考虑为她拆除人工心脏。”期盼能沖凉当我把这句话转告给雯妮时,她的首个反应是:我终于可以沖凉了!性情爽朗的雯妮,直言若情况允许,她甚至想做Spa。她于两年前装上笨重的人工心脏后就无法沖凉,每天只能抹身,那种滋味很不好受。对雯妮而言,这是一个好意头,因为她外接的人工心脏原本估计只能耐两年,如今已超出使用期限,但它还是能持续操作,在国内堪称首例。她说,这可能和她坚强的生命力有关吧!这是我第二次访雯妮,首次见她时,她因为药副作用,看起来比较胖,随着她少吃多运动,第二次见面时已较清减。“我要让自己漂亮一点,即使以后换了心,出院后我还有‘市场’价值,哈哈!”她总是如此乐观,而我也认为上天会特别眷顾这类人士。冀报答父母她还说,出院后她要好好报答父母,日后每逢双亲佳节,她一定会以礼相待,“过去我不曾珍惜父母所给的爱,还常常顶撞他们,结果一场大病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希望未来可以好好报答他们。”她向我说的承诺,随着她的离去一一落空,但是我不曾忘记,她在我面前说过这句话:“如果有一天我真的离去,请将我身上所有的器官捐赠出去,再把我火化。若情况允许,请把我的骨灰撒入大海。”我不知道临终前,她能否如愿沖凉,是否来得向父母致敬,但我知道她达成了遗爱人间的心愿。她的生命灭了,但她把肝、肺、肾及眼睛都捐献出来,点燃了他人生命的光彩。‧2010.10.12


上一篇: 下一篇:
申博太阳城_申博sunbet真人现场|寻求生活真谛|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33gvg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官网)